俞平康:著眼不平衡,開創新時代

時間:2017年11月23日

中保協首席金融市場專家、中國首席經濟學家論壇理事、長江養老保險首席經濟學家俞平康在第三屆中國保險業人才發展高峰會上做演講


(本文為現場速錄整理,未經本人審閱)


今年,整個金融市場金融去杠桿如火如荼。因為上半年大家非常悲觀,結果到了下半年,對于經濟的發展方向轉向樂觀。作為金融行業從業者,特別是保險資金長期的投資者,今天要跟大家分享的是,如何理解經濟發展和產業發展這條長期的主線。


1. 新時代中國社會主要矛盾的變化


現在社會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長美好生活的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發展之間的矛盾。

從1956年和1981年,對于社會主要矛盾的描述的對照,可以看到,當時講的是不充分,現在講不平衡不充分,所以它的落腳點在于不平衡。

非常充分就是共產主義社會,如果供給無限大的話,主要是不平衡。不平衡說明了我們現在社會的主要矛盾是結構矛盾與總量矛盾并存,而以前是總量矛盾。所以,理解目前中國經濟核心和未來投資主線的關鍵在于理解不平衡。不平衡體現在三個方面:1、收入不平衡;2、區域不平衡;3、產業結構不平衡。


一是收入不平衡。

中國的收入分化問題在最近10年間得到了部分緩解,但仍然不容樂觀。截至2015年,前1%人口占總收入的11.4%,前10%人口占總收入的37.2%,后50%人口僅占總收入的16%。這只是收入數據,財富的分化可能正在不斷加劇。

房價與中國基尼系數的擴大。財富的差異比收入的差異更為嚴重,其中首當其沖的就是房價的差距帶來的財富差距。中國人均財富基尼系數與一線城市的房價高度相關。

收入不平衡還體現在住房差異。住房的可得性在各群體間差異巨大。學歷越高、收入越高的群體更容易購買住房。換言之,收入的差異導致了財富的差異,進一步擴大了貧富差距。

醫療資源不足。在較高的收入差距的背后,醫療資源的投入嚴重不足。衛生費用占GDP的比例僅5.6%,約為美國該數據的1/3。其中,居民的醫療費用中近1/3為自付,遠高于發達國家。 

社保資源差異。不同工作性質的人群基本養老金水平的差異較其收入水平的差異更大。機關、事業單位工作人員的平均年收入為4.8萬,是城鄉居民的3.1倍;但前者的基本養老金水平卻是后者的33倍。很多個體工商業者和農民工等自由職業者都沒有被基本養老所覆蓋。


二是區域不平衡。

不同區域的收入差距。不同區域間的收入差距分化較大,反映了我國的地區發展不均衡問題。東部居民人均收入分別為中部的2.4倍和西部的2.6倍。

區域不平衡:住房差異。房價收入比最高地區與最低地區差距高達5倍,且一、二線城市房價漲幅遠高于三線城市。

教育資源差異。不同地區的教育資源也存在巨大的差異:教育資源最充足省份(北京)人均教師數量和一本錄取率分別是教育資源最缺乏省份(四川)的4.3倍和4.5倍。城市居民初中升高中和高中升大學的升學率分別是農村的兩倍左右。

 

社保資源差異。社會福利的差異除了醫療與教育資源的不平等之外,還體現在養老金水平的不均衡。退休人員基本養老金最高的省份是西藏,其平均水平相當于河南的2倍。


三是產業結構不平衡。

這是未來經濟長遠發展的關鍵。國際橫向比較來看,我國經濟對投資依賴程度較高,固定資產形成占GDP比重高達44%;具體到房地產投資來看,我國房地產投資占GDP比重13.8%,是美國這一指標的近4倍。

我們的出口,出口主要以制造業生產商品為主,而服務業特別是生產型服務業相對來說比較低。而第三產業當中,我們看到的是服務業當中各個細分行業的占比,我們把中國和美國做對照一目了然。在服務業當中,大家注意到倉儲運輸和金融行業,我們占GDP行業的占比,增加值占到GDP比重,比美國6倍高一點,但是其他所有的細分行業,包括房地產服務業,都遠遠低于美國。

對于金融行業,在7月份召開的金融工作會議里,大家有的理解是不是金融行業已經過度發展?本質上還是結構不平衡。

我們可以非常明顯看到下圖,銀行業的增加值是美國的兩倍,而證券業和保險業增加值占到GDP比重不到美國的三分之一。所以,本質上保險行業確實是一個朝陽產業,還有長足的發展空間。

房地產服務業,也是金融服務業與金融的一部分,房地產服務業遠遠低于美國,這也就是大家為什么急著買房,我國房地產服務業占GDP比重較低,或與我國當前經濟發展階段存在一定關聯。


2. 短期:去杠桿


在這樣一個背景之下,如火如荼進行的供給側改革,特別從去年4季度開始的金融去杠桿,以及在今年2季度金融去杠桿又不斷的加速,關鍵是只有甩掉舊包袱,才能踏上新的征程。去杠桿本身目的是把資源從低效率部門釋放出來。

那么我們看一下,我們去杠桿的結點,未來要經過多長時間去杠桿這個過程才能結束。美國經歷了6年時間,從最高點2008年然后到最低點2014年,在2014年之后,它的經濟開始不斷復蘇。歐洲也是從最高點到最低點,也是經過了6年的時間。中國目前處于最高點,剛剛穩住,從2015年四季度開始推進的供給側改革,其實杠桿率還是剛剛穩住,其實在這個去杠桿過程當中,美國、歐洲等等都經歷過痛苦的過程。

我們把實際經濟的杠桿分成三個部分:第一,企業。第二,居民。第三,政府。

我們看到最大的一塊當然是企業杠桿,習近平總書記在金融工作會議上,強調了中國實體經濟的杠桿主要是來自于企業,企業主要是來自于國企,國企主要是來自于僵尸企業。

金融的杠桿,就金融行業當中相互的借貸(資金空轉),從2016年四季度以來,金融去杠桿如火如荼,剛剛穩住完全不容樂觀。

 

經濟要發展,肯定還是要加杠桿,這個是毫無疑問的,這個是經濟學的基本常識。但是,關鍵還是在于杠桿加在什么地方。我們來把它細分一下,我們看一下,紅顏色是國有企業杠桿,黑顏色是民營企業杠桿。我們看到民營企業杠桿這么多年來一直在下降,有所反復但是總體的趨勢是在下降,而國企杠桿是增加,也是剛剛穩住。

高能耗產業(煤炭、鋼鐵、有色金屬、石化),它的杠桿不斷一路上揚。只是在2015年四季度最高點,供給側改革之后剛剛有所下降,也只能說是穩住。橙色的是裝備制造業,紅色的是高新技術產業,它的杠桿率卻是不斷的下降。所以,如果民間企業不愿意投資也不愿意加杠桿,杠桿率當然在不斷的下滑。

我們希望這些代表生產力比較高部門能夠加杠桿,而對于高能耗產業能降杠桿,但現實是與我們愿望背道而馳。

 

3. 長期:結構調整與發展方向


其實這次十九大報告,我覺得給我們指明了方向。十九大首先提出目標,在2020年要達到小康社會,這個基本上毫無疑問能夠實現,在2035年實現基本現代化,在2050年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

在這樣一個過程中,目前我們在做減法和加法的工作。大家注意到十九大報告中,談到經濟特別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大家覺得前兩年對于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主要是做減法,但是這一次報告當中,主要講的是如何做加法,在哪些行業應該做加法。

有效加法:讓舊部門釋放的資源流向新部門。供給側做“減法”的目的在于削減無效供給,釋放人力、物力、財力,以提升有效供給,從而實現結構轉型,推進經濟健康發展。若只減不增,或增錯地方,經濟將加速下滑,杠桿率就將攀升。

所以,我們最后應該看到是量價齊升。左邊圖我們看到舊部門黑顏色線是工業增加值,它在往下降,量縮。然后隨著供給收縮,結果價格上游產業的產生品,這些資源產品的價格不斷上升,紅色是它的價格。而新部門是量價齊升,黑色的工業增加值是在增速,紅色價格也在往上升,所以這就明確無誤的說明經濟的轉型正在悄然發生,新老部門之間的轉變正在發生。

從我的經濟預測模型當中往外推演的話,基本上也證實了這個結論。但問題還是在于我們新部門的占比,要遠遠低于舊部門。

改善“收入不平衡”的產業發展機遇。它主要預示是居民對于需求的拉動。這里面包括兩部分:一是必選消費(必須的食品等等)。二是可選消費(對應消費升級,教育、文化、體育、保險保障產品等等)。

今年不斷指出我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增速,遠遠低于GDP增速。老百姓本質上還是缺錢。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使得上游產業價格不斷上升,企業利潤得到了改善,上游產業增加設備、訂單等,這些經濟景氣程度向中游產業傳導,但是傳導到中游好像傳不到下游去。

如果要刺激下游產業,帶動下游產業發展,最重要的原因要讓老百姓有錢。在明年的某個時點,可能二季度、三季度,可能會發生深刻的轉變,在于今年的上游產業、中游產業的企業利潤實現了明顯的改善。企業利潤明顯改善以后,第一步要做到擴大再生產,然后進行設備更新。所以這些設備的訂單,就傳導到中游產業。然后經過半年一年之后發現可投資,急需投資更新換代,還有錢盈余就開始給員工增加工資,薪酬開始提高。薪酬提上去之后,通貨膨脹開始上去,老百姓有錢之后對于必選的消費品,價格就要開始上升,同時消費升級就有了動力,這是明年可以觀測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

改善“區域不平衡”的產業發展機遇。區域不平衡主要以政府投資為拉動,政府對于需求的拉動。我們現在是處于城市發展的前面階段,是中心城區人口向遠郊不斷的擴張、擴散。那么,鄉村振興、一帶一路、環保、國防安全,政府投資投入的話,也是對于需求的拉動,而且也是非常長期的線索。

改善“產業結構不平衡”的產業發展機遇。對于供給側、產業結構不平衡,主要是技術滲透對于供給側的推動。而這種推動,它的線索非常長遠。

這里面有一個中國制造2025,但其實遠遠不止2025。大家首先想到的是第一梯隊,信息科技,其實包括兩大主要產業,硬件制造和軟件工程。硬件和軟件,雇傭的人數和創造的產值,在整個社會中占比非常小,這樣一個小的行業,能夠拉動整個經濟的發展,還是在于對生產力的提高。

對于生產力的提高,主要分成兩個步驟:首先擴散到第一梯隊,然后擴散到第二梯隊。擴散到第一梯隊,對于資本和密度相對來說比較低,比較容易滲透的行業,首先進行滲透,使它轉型升級。這些行業主要是以服務業為主,這就是2015年3月兩會提出的互聯網+概念。


現在其實最高的增長速度,我們發現已經到增長瓶頸。經常說軟升級,組織架構的調整,它的技術對于服務業的滲透,發現最快的增長階段好像已經過去,那么這就是互聯網+。

真正重頭戲,就是第三梯隊,資本和技術密度比較高的傳統大行業。這些行業以傳統制造業為主,這些行業很難被滲透,但是一旦技術滲透到這些行業,對于經濟推動是長遠而深刻的,直到今天,美國最強的發展動力,還是來自于高端制造業的動力。交易設備、專用設備制造業、機器人制造、新能源汽車等等,這些都是制造業為主。

把美國和中國的產業結構放在一塊對比。美國的產業結構當中,生產型服務業占比遠遠高于中國,生產型服務業包括兩塊:第一,技術型服務業,包括咨詢、科研等。第二,金融服務業,包括保險行業等。所以,抓住這樣一個投資主線,我相信不管投資還是經濟發展,都能看到一個非常長遠的線索,而不會被短期經濟波動或者資本市場的波動而左右。

我們相信只要以不平衡為著手點,解決不平衡這個主要矛盾,那么整個中國社會的發展,是非常光明的,我們必定能夠實現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目標。